博雅旅游网 > 法国旅游网 > 法国 > 波尔多

上帝宠爱波尔多

上帝宠爱波尔多

  第一次听到波尔多,是至少七年前在一个央视的广告中听到的,“上帝宠爱波尔多,给它好红酒,一样的纬度,一样的阳光,一样的水,在中国……”。那是国产红酒的广告,当时一下被这个广告吸引,但波尔多对我来说却和月球一样是个遥不可及的概念。

    第一次和波尔多拉上关系,是我出国前在中介公司报名的时候。当时出国有点盲目,只知道想去法国,去哪个城市还不知道。中介公司的女负责人拿了法国几个城市的资料给我挑选,有普瓦捷、卡昂、波尔多。那些城市介绍内容长短差不多,学校照片也差不多,于是我要来地图。看到波尔多有一条大河经过,我说我去这里。有时,重要的决定都是这样被随性地定下来。看她把我的名字写在一张白纸上,上面写着城市的名字——Bordeaux。

    飞机飞了十二个小时,把我从家乡带到了这个我后来生活了将近一年的城市。

    第一眼看到波尔多,我是心满意足的,它的古典与历史感正是我心目中的欧洲。身为法国第五大城市的波尔多,没有大城市那种浮华,它美得沉静。如果将巴黎比作一位妖娆多变的美妇,波尔多就是一位成熟稳重的绅士。波尔多城市古老,多是三层的石头房子。不像在巴黎古老的建筑每年都会清洗刷新,波尔多的建筑就是自然而然的随着年代而变迁,房子该老的就老去,我喜欢这份自然。

  地图上看到的加龙河在现实中宽阔而宁静。它由东向西不急不缓流入大西洋,这河水都给人一种很笃定的感觉,波尔多就依靠在南岸。河的北岸也有小小的街区,不过我不是经常去。喜欢走在皮埃尔大桥上看南岸风景。桥上看波尔多,有点像泰晤士河边的感觉,也许是他曾经被英国人占领过的原因吧。站在这座1813年建的500米宽的大桥上,人会有点怀古,我曾在桥上大念,“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后来自己傻笑,因为河水明明是从东向西流的,毕竟不是家乡。

    我喜欢沿加龙河岸散步。加龙河边总有热爱运动的人或慢跑,或滑滚轮,或骑自行车,这里的人优哉游哉,享受阳光,享受生活,一切都那么和谐。波尔多并不沿海,但却是一个可以听得到海鸥鸣叫看到海鸥飞翔的城市。波尔多到海边很近,开车只需要四十分钟。记得第一次去大西洋还是冬天,我请一个朋友吃午饭的时候,谈到海边,朋友兴起,吃了饭开车直接就去了海边城市阿卡雄。后来还去过一次也是冬天,坐船在大西洋里逛了一圈,其实夏天从波尔多到海边去吃海鲜才是最爽的。

    波尔多最引以为傲的自然是葡萄酒,而酝酿名品的秘方就是这里的好天气。大西洋沿岸的灿烂阳光眷顾着这个城市,一年里天晴的日子居多。每天打开窗外的大铁栅,阳光就会迎面扑来,给人措不及防的拥抱,阳光下的鸟鸣也显得特别欢快。波尔多的天蓝得出奇,蓝天白云常引得我望天发呆。我们曾经有一首歌来赞美波尔多的好天气,“波尔多的天是蓝蓝的天,波尔多的人民好喜欢……”。夏天这里不会很热,冬天也很温暖,在这里我养成了一年四季都穿短袖的习惯。

    这是个飘满酒香的城市,我们对街头的酒鬼早就见怪不怪,把这当成法国的一种街头文化,并不给与特别的注意。我不是酒鬼,不过刚到波尔多的时候,曾经很沉迷过红酒。因为红酒价格不高,且都是佳酿,既然来之当然要品这一方名产,不然不是暴殓天物。至今也觉得当初选波尔多我占了大大的便宜,因为从此无论去到世界哪里,当人们点上一瓶波尔多红酒,我的心里就会涌出一点点亲切的感觉,在那一瞬似乎就重回故里了。

    除了红酒,波尔多在法国著名的还有足球队。深蓝白色相间的球衣在波尔多的运动商店里面都可以买到。1999年,英国曼联队到波尔多比赛,我跟着还兴奋了一次。当天波尔多大街小巷行走着热情的英国球迷,直到晚上,街头花园里都是彻夜谈笑狂欢的英国人,感受到足球的魅力,我的法国朋友说波尔多今天是英国人的了。到现在看比赛我还是波尔多的支持者。

    生活在波尔多,不能不提到几个广场,他们是波尔多的几个中心,也是大部分人的生活背景。

    火车站附近圆形的维多利亚广场是波尔多的交通枢纽,几乎是我逛街上学的必经之地。广场北面是一个大石拱门,拱门后面商业街的南端起点,商业街上巴黎任何品牌都可以找到。这附近还有很多酒吧,夜幕降临,这里就是沸腾的。打开那些看似普通民宅的酒吧大门,热闹的音乐扑面而来,大家挤在一起跳舞,喝薄荷酒,高声谈笑。气氛之好,引人一杯接一杯的喝,我第一次在法国大醉就是在那里了。

    波尔多最高的圣米歇尔教堂附近广场在周末是热闹的早市,和旧物市场。最喜欢流连那里的旧物市场,曾经淘到不少宝贝,大部分已经运回了国内家中。波尔多人很纯朴,他们卖东西价格是凭着心情来的,有时候看你喜欢,还没有谈价钱,就已经把价格开到不可致信的地步。曾经买过一个桃木的链子,长度不够带在颈上,下面坠着一银质的圣母像,我开始不知道是什么,看来看去,那个法国人以为我犹豫,就一再让价,我那时候还不会说什么法语,在头上套来套去的试验,最后他说5法郎,买了才猜到是去教堂做礼拜用的。波尔多人热情而含蓄,听说我是从中国来的,他们会惊讶的张大眼睛,自然的脱帽鞠躬致意。在市场上买东西也有人热心地纠正发音。

    被名牌商店包围的冈贝大广场街心是个花园。花园设计自然天成,古树参天,流水潺潺,鲜花盛开。若卧于草坪,晒晒太阳,翻翻书本,看四周车流如织,购物人大包小包欢快的脚步,你会幡然明了什么叫做“大隐于市”。这里绝对是购物之余发呆的好地方。

    沿河北上可以看到康根斯广场,这里原本是一座19世纪的古城,现在是欧洲最大的广场。广场上有吉伦特纪念碑和生在波尔多的蒙田和孟德斯鸠的铜像。广场平时只是一片沙地,每年到了夏季都有大篷车拉来整个游乐场,广场就立刻变成节日的殿堂,各种刺激的游戏应有尽有。那时候我们曾经玩遍了所有游戏,海盗船、高空弹射自由落体、旋转火箭、高空中的大章鱼、抓毛绒玩具……后来连玻璃迷宫也没放过。记得有一次几个朋友专门去玩碰碰车,被朋友夹击,撞到我眼睛看不到东西,现在想起来真是疯狂快乐的时光。

    有一个惬意的地方不能不提,就是波尔多城市边缘沿加龙河堤的带状森林。在河边,隔不远就有一幢幢小木屋,那是波尔多人假期用来钓鱼野餐的地方。在参天的树林中,波尔多人不厌其烦地用木板铺设了长长的走廊,而并行的另一边则是充满野趣的土路。行走其间,享受森林的清新空气,看大河缓缓而过,实是一大享受。最可喜的是在森林里那些不期而遇的废钢铁雕塑,有时会遇到一个渔人在森林里撒网,有时是人身龙尾的森林仙子……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半截埋在土中的人,正挣扎着要爬出来。沿着人行路走到尽头就有钢桥通往大河中央。站在桥上仿佛置身河上,河对面,一片苍茫的树林,看不到人迹,天地苍苍,感念人之渺渺,愁困顿消。

   波尔多之后,我又去了几个城市,但再也找不到波尔多给我的亲切感觉,那种舒服自在的家乡般的温暖。波尔多并不是我住的最长的地方,我却把它认作第二故乡。很爱波尔多,不仅是它的阳光、红酒,我更沉迷他藏而不露温润如玉的优雅气质,它包容着接受着每个来访的人。爱波尔多,也许是因为它是我离开故乡后久居的第一个城市;也许是出于一个懵懵懂懂的话都不会说的外来客被一个城市自然地接受的无限感激。

    我想爱一个地方不一定因为那里有最美得景致和最好的美食,喜爱波尔多,因为它是可以给人感觉的城市,因为它是那是个上帝宠爱的城市。

  


下一篇:酒神宠爱波尔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