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法国旅游网 > 法国 > 马赛

巴黎人怕臭味吗?

  ▲图片选自《尴尬的气味》,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供图/小艾

    中世纪的法国人发展出一种思想,将气味视为力量与富裕,无论是权贵还是平民,大家彼此彼此,互不嫌弃。

  

    据史载,15世纪,法国国王路易十一夜间散步,只听得楼上一声喊:“下面的人注意!”被一个大学生向窗外泼的小便浇个正着。路易十一没有恼怒,反而留下一笔赏金,以“鼓励这名学生熬夜读书的努力”。

    路易十一之所以没惩罚那位大学生,还因为当时欧洲城市居民都在理直气壮地往门窗外扔掷垃圾粪便,以至房龙在他的著作中可以开这样的玩笑:“高贵的朗斯洛和那同样高贵的、前去寻找圣杯的天真无邪的英雄帕西法尔,不必为汽油的气味烦恼,但是还有谷仓周围各种东西的其他味道,被扔在街上的腐烂垃圾的味道;围绕主教华夏周围的猪圈的味道,那些从祖辈那儿继承了的衣物、帽子,从不知道香皂为何物从没洗过澡的人们的味道。”两者相较,哪一种气味更容易把人熏倒?

    对中世纪的欧洲市民来说,一定是汽油的味道更能呛着他们,巴黎街道上用鼻子拱土的猪群发出的恶臭只能把现代人熏倒。如果是现代人不得不住进这样的城市,那一定会租住高楼层的房间,一来可以远离垃圾的腐味,二来可以方便地抛掷溺物。但中世纪欧洲市民的情形与我们的感觉大相径庭:那时城市里出租的房子一般都是三、四层,顶多五层。收入微薄的小匠人和短工,能住个楼上的一两间房就很不错了,最底层的穷人就只有住顶楼的份儿了。

    据史学家雅克·罗西奥的《法国城市史》介绍,以巴黎西岱岛的一幢房子为例,房租是这样递减的:一层64个苏(法国货币名),二层48个苏,顶层32个苏。比如当时的一个巴黎人一开始住顶层,后来一层一层地逐渐往下挪,当他住到一层时,就意味着他的社会地位攀升到了一定的高度。这种以低为高、以高为低的辩证法深得老子思想的精髓,比房龙的类比更逗。

  

上一篇:夜生活-酒吧
下一篇:在巴黎坐地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