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法国旅游网 > 法国 > 马赛

感受马赛,热闹非凡而又稍带陈腐气息

马赛的老城在旧港西面,不过古老建筑似乎也保存的不多了,而且没人解说也看不出门道来。老城里的饭店倒是不错,可以尝尝正宗的马赛鱼汤,价位比旧港周围的便宜不少。

    

    马赛南面临海,东,西,北三面则都是山地,象臂膀一样把城市揽在怀里。而且山势都是内圈和缓,外圈陡峭,整个城市因而易守难攻。再加上天然的良港,马赛确实是得天独厚的军商重地。关于马赛的港口,大仲马的小说《基督山伯爵》的第一章“船到马赛”中有很生动的描写。随后我也会多化一些笔墨详细描述。

    

    到了马赛已是下午五点多,因事先打过电话,我知道青年旅馆还有不少床位,所以不急着赶去。在火车站附近买了一个汉堡作晚饭,我坐在火车站门外高地上的白石台阶上边吃边据高临下地感受马赛给我的第一印象。吃完后又拖着行李在市内略略转了一圈。因为是港口城市,这里三教九流的人物如过江之鲫,整个城市喧嚣杂乱,热闹非凡而又稍带陈腐的气息。记得读过的一本旅游资料中这样描写马赛:“似正非邪中带有一股令人难以抗拒的吸引力,让人不知不觉地沉沦下去。”

    

    大约因为是下班时间,主要街道上人潮拥挤,其中不少非白人的行人着装和气质粗野无礼,表情和举止郁闷暴躁。特别有很多中东人,一个个胡子麻查,大翻领的花衬衫敞开领口,露出脖项上的粗大金链和下面的胸毛。他们三五成群的聚集在小巷口,一面诡秘而又语速极快地窃窃私语,一面打着激烈地手势,时不时还向外戒备的扫一瞥。

    

    一看表已是六点过半了,在陌生的城市里要注意安全因素。我想该是去旅馆的时间了。这家旅馆是在马赛北面的山坡上,应乘 路车在“Marious Richard”站下车。有二三十站路,出城后大巴士就在住宅区的窄马路上一边上山坡一边左弯右拐。数站名也没有用,因为有好多小站没人按铃司机就不停了。最好是一上车就向司机说明在哪站下,司机大都一点英文都不会,就只能跟他接连重复站名再加上手势比划。我的做法是干脆把青年旅社的地址翻给他们看。

    

    下车后往前走五十米左右,然后拐进右手边的小巷走到头,是一个丁字路口,再右拐顺着下坡路走一两百米,当中有一个左转弯,到达下一个丁字路口后马路对面园子里的浅黄色三层建筑就是青年旅社。网上的寻路指南都写的不清不楚,害的我来来回回跑了不少冤枉路。

    

    这座青旅是拿破伦时代的一座古典别墅改建的,别提内部气派的挑高大厅,精美的落地长窗和典雅大方的花纹墙饰,光是入口处厚重的雕花大门连同门上古意盎然的铸铁把手就是一件古物。运气好的话被分到一间面向南面的房间,一推窗就能眺望马赛市内的星星灯火。或者在餐厅吃早餐时坐在窗前也能望见还在晨雾笼罩下的马赛。

    

    旅社周围是一大片高尚住宅区,大多是一幢幢的独院小楼,环境幽静整洁。旅社内部也打扫的很干净,让人住的很惬意。

    

    我在房间里和一个法国人攀谈了一会儿,他三十多岁,是做维修建筑外墙的泥水匠,也算是一个自由职业者。我问他这工作是不是又苦又累,特别是刮风下雨时,有没有想过换一个职业等等。他听了我的话好象很困惑的样子,反问我指的是什么,说他喜欢这份工作,能给他自由自在的旅行生活,报酬也很丰厚,请他去的人家都需要提前半年预约,不管刮风下雨他都常常边吹口哨边干活。

    

    我在国外常常碰到类似的交流问题。我们国内的某些观点在这里格格不入。我下意识中总觉得象泥水匠一类的体力活是低档工作,干这行的人肯定怨天怨地,才会说出那番话来。他却自得其乐,毫不考虑我们在类似情况下可能有的顾虑。

    

    第二天乘车下山,我首先去了马赛北部的隆香宫(Long-Champ Palais)。说是宫殿,其实是一座建成宫殿形式的水塔,没有宫室,只有正面的一组喷泉组雕蛮有气势,水流从这里湍湍的流向全市。雕塑后是一大片浓的化不开的绿荫,参天大树比比皆是。因为天色早,公园里没什么人,只有在公园一角有成群的野猫蜷缩在长椅上晒太阳,见到人也不怎么怕。

   。

上一篇:想知道法国人怎样用手势数数
下一篇:在我记忆中马赛的美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