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法国旅游网 > 法国 > 图卢兹

图卢兹推荐旅游景点(一)

  如果说爱琴海是身披蓝色外套的精灵,那么图卢兹应该是一朵红色的玫瑰。这座位于法国南部南比利牛斯大区的城市,享有着“玫瑰城”的美誉。其实,“玫瑰城”并不盛产玫瑰,而是因为整座城市散发着红玫瑰一样的绚丽色彩。在这里,除了教堂等多用石头砌成外,大多数房屋多用红砖建成,建筑色彩鲜明而独特。

   漫步图卢兹,会发现“玫瑰城”名副其实,因为放眼望去都是红砖的建筑。这是一个适宜散步的城市,参差错落的建筑、狭窄的街道、迂回的小巷吸引人们去探寻其中的历史和文化。很多墙壁因为古老,红砖上已显岁月侵蚀的痕迹。与古老形成反差的是街道上那些年轻的面孔,因为这里是法国除巴黎之外,聚集了最多年轻学生的城市。红色代表热情,这个颜色再恰当不过地诠释了图卢兹古老和年轻交融的城市精神。去过不少欧洲的城市,不曾有哪座城市因为以如此强烈的色彩在脑海留下深深的印记。倒是美国波士顿的剑桥镇,也是满城的红色,只是那里过于整洁年轻,少了许多沧桑感。

   像几乎所有的欧洲城市一样,图卢兹的心脏也是市政厅前的中心广场。节日的集市、露天的音乐会、重要事件的1都是在这里进行。而与其他城市的广场区别开来的依旧是它的色彩,广场四周的红砖建筑别具特色。不过红砖最大的“秘密”还是它与时间有约,落日余辉中它的神奇才会尽显无余,那一时刻的美丽别处只能在画中寻找了。

   在图卢兹呆的时间长一些了,会渐渐不满足城市表面的浮光掠影,而想深入她的内在,于是就发现很多温暖和惊喜的角落。从家庭居室到酒吧茶馆,常会看到里面索性裸露的原始的红砖墙壁,看似是不经心的流露,其实要把这样的墙壁利用好也要用一番心思,否则会像某些刻意的装修一样,不仅不会达到与众不同的效果,反而会适得其反。

  横跨天际的一1霞

   红色的建筑与蓝天相称,与碧水相宜,而这两样在图卢兹都不缺。比利牛斯山下的这座古城总是天空洗蓝,又有法国第二大河加龙河穿城而过。河上的“新桥”是图卢兹最美的一座桥,它和延伸数公里的堤岸构成了壮丽的河岸景观,成为城市的标志建筑之一。“新桥“并不新,倒是足够古老,历史上它曾经作为城市的入口,“太阳王”路易十四也曾从桥上走过。它的建筑年代是在15到16世纪,和巴黎塞纳河上的“新桥”差不多是同一时期,不同的当然是它仍是红砖砌成,至少外表看上去是这样,里面的究竟没有探寻过,不过它历经几次大的洪水而巍然不动,足以见得它的坚固和设计的高超,在它边上不远处清晰可见的就是毁在洪水中的另一座桥的遗迹。城市的另一头是南运河,僻静许多,也正因此给城市增添了不可多得的魅力,河上停泊着小巧的船屋,又不时有游轮穿梭。有趣的是,图卢兹几乎处在地中海边到大西洋岸的路途正中央,注入大西洋的加龙河与直抵地中海的南运河在这里接头,贯通了全线水路。

   朝圣者的红色地毯

   图卢兹还是去往西班牙圣地亚哥朝圣之路上的必经之地。这条朝圣路线是从中世纪以来一条重要的文化路线,直到今天仍有不少人沿着这条路一路走去,也许并不是抱着宗教的虔诚,而是出于旅行的乐趣或是对自身步行数周的挑战。

   宏伟的圣塞南(Saint Sernin)教堂最初建立时就是为朝圣者们提供祈祷之处的,这里供奉着殉教者的遗骨。它建于十一世纪,是欧洲最大的罗曼式教堂,从市政厅的广场向北,走出陶尔街,眼前骤然就是教堂宽阔的侧面和高耸的尖顶,那些风尘仆仆的步行者们在旅途的疲惫中看到这样的情景,内心该会涌动什么样热情,还有那层红色,现在经过岁月漂洗不复鲜艳,但当年一定在朝圣者的心里注入了温暖。

   到欧洲游走过的人最知道,出出进进教堂之间。在图卢兹,教堂同样是最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只是这里看到的教堂在别处可是不容易看到。除了圣塞南教堂,还有“最奇形怪状的”圣艾恬纳大教堂、正立面极富地区特色的陶尔圣母院、供有黑人圣母的道哈德圣母院、采光效果出众的哥特经典雅各宾教堂,众多的教堂散布在城市的各个区域,形态各异,建筑中石料当然必不可少,但无一例外全都披着红砖的“外衣”。而在这样的“外衣”下,悄然间经历了从罗曼式到哥特式的过渡和转换。一路走来,不仅不会因为都是教堂而乏味,而且在比较之中很能长些见识。

  

   红出于蓝

   教堂引领城市建筑的时代随着文艺复兴的到来而渐渐退却。在欧洲一些贸易发达的城市,宗教和世俗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变化,世俗建筑大量出现,而新兴贵族因为本身的立场对于人文艺术的投资是从前的宗教和封建势力不能比拟的。图卢兹正是在这个时候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文艺复兴风格的私人府邸,便是最不可错过的景观。

   在古时的欧洲,蓝色是皇家着装最喜欢的颜色,它代表着高贵、睿智和幸福;在文艺复兴时期,为了使服装和装饰更为华丽,人们将金色和蓝色搭配在一起使用。可是人们没有找到一种染料能给织物带来完美的蓝色,直到发现了菘蓝。菘蓝的叶子是制作染料pastel的最佳材料,而图卢兹及周边地区正是菘蓝种植和染料生产的中心,甚至在欧洲占据了垄断地位。pastel的制作是很费时的一件事,真正发家的是那些从生产者手里买来颜料又卖到整个欧洲的商人们。向欧洲各地出口染料在十六世纪时达到鼎盛,贸易的发展为城市带来富裕和活跃的气氛,促成了文化的发展,建筑艺术和美术都空前繁荣。当然,各式豪宅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旧日官邸 红光溢蓝的精彩

   走在图卢兹的街道上,不时会路过大门紧闭的深宅大院,不过只要看到建筑上高高耸立的圆形尖塔,就可以判定这就是昔日的新兴贵族府邸。尖塔是他们财富和权力的象征,可以想象在数百年前的城市,这样的尖塔是怎样凸起在城市的天际线,在那些教堂的宏顶下不甘示弱。包括圆形尖塔在内的建筑当然仍是清一色的红砖,说它们是一座座的建筑不如说是一个个建筑整体来的更为准确。因为走入深深的拱门,总是砖石铺就地面的开阔庭院,三四层乃至更高的楼房环绕四周,俨然是一处小宫殿。因为是文艺复兴风格,所以大都汲取了古希腊、古罗马建筑的古典主义风格,采用柱式构图要素。

   这些建筑被保留下来,如今不少被办公机构所用,有的干脆是谢绝参观的,不过看看一两座被用做博物馆的旧日府邸,就很可以了解当时人们的富裕程度和审美品位。位于新桥一边的蓬柏基金会博物馆可以说是其中的代表,凑巧的是它还同时诉说了两位商人的文化情结。蓬柏是当代富有的阿根廷商人,但他的家族始终和欧洲联系紧密。他痴迷于艺术收藏,将自己的藏品借给图卢兹99年,希望和公众分享。这些藏品跻身的屋檐,就是当年染料生意造就的富有商人皮埃尔·阿宰扎的府邸。皮埃尔·阿宰扎请来据说是米开朗琪罗的学生的尼古拉·巴士勒作为建筑师,给他营造自己的家。参观博物馆的同时就可以欣赏这座私人府邸内部的构造,厅堂房间,层层叠叠,让人觉得作为城市中的“家”似乎是太大了些,不过房子的主人没有在里面住过一天,因为府邸从1555年开始修建,到1581年他破产死去,都还没有完工。

  

上一篇:游遍法国之——图卢兹
下一篇: 图卢兹推荐旅游景点(二)

.